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星空下,鸢尾花开了

核心提示: 放下一点沉重的 也可?#33489;?#19979;一点轻微的 譬如,能放下庙堂的人 一定也能放下江湖 能放下刀的 也能放下花 当然,也要放下文字,放下书 多年陪伴的诗和爱,也要放下 还要放下远方 放下敦煌,放下九寨沟 放下一点不必要的小小的情调 谁在水里?谁在火里? 不曾热爱的事物 不用违心赞美 不想挽留的美人,她在夏天的 某一天风情万种 习惯了的清贫日子 还要穿越多少光年 才能东篱采菊,对酒当歌 即使不能轻松活着 也要效仿一只鸟 用飞翔守住天空 一场暴雨 是天空与

微信图片_20190321140305

©漂亮的谎言,都有真实的外表。(图/毕加索 文/吴再) 

 

[原创诗歌] 

有尘,无土

吴再

 

放下一点沉重的

也可?#33489;?#19979;一点轻微的

譬如,能放下庙堂的人

一定也能放下江湖

能放下刀的

也能放下花

 

当然,也要放下文字,放下书

多年陪伴的诗和爱,也要放下

还要放下远方

放下敦煌,放下九寨沟

放下一点不必要的小小的情调

谁在水里?谁在火里?

 

不曾热爱的事物

不用违心赞美

不想挽留的美人,她在夏天的

某一天风情万种

习惯了的清贫日子

还要穿越多少光年

 

才能东篱采菊,对酒当歌

即使不能轻松活着

也要效仿一只鸟

用飞翔守住天空

一场暴雨

是天空与大地的豪饮


星空下,鸢尾花开了 

吴再

 

不屑一顾的尘世,是轻佻的

也是毫无道理可言的

梵高的耳朵滴着鲜血

好似笑话

麦田群鸦

飞过吟诵的向日葵

 

飞过梵高的油彩

即使再给我们十万支画笔

再也无法复制文森特的世界

给提奥的信

像恒久叮嘱

相信一支笔,它会说出想法

 

即使贫困?#23454;梗?#20063;去奥维的教堂

一个天才

遇上了比天才更为庞大的蠢材

吃马铃薯的人

不懂龙虾的味

可怜一个画家

 

就这样把自己交给天堂

流连夜间咖啡馆的人

不愿把?#20498;?#29486;给君王

陈子昂是一个教训

苏东坡也是一个教训

星空下,鸢尾花开了

 

关于作者

微信图片_20190425125445

吴再,字三让,三让诗舍创始人,人称“诗痴”与“汉语24行诗之父”。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诗人、学者、作家、传媒人。

研究范畴涉及新闻、?#23454;洹?#36275;球、名人、诗歌、历史、植物等领域,事迹入选海?#40092;?#26723;案馆主编的《海南英才——广东篇》一书。 

作品《向中国共产党学习》被评为2010年?#28909;?#34892;业优秀畅销品种”获奖图书,“红色智慧四部曲”被评为“2011年?#28909;?#34892;业优秀畅销品种”获奖图书、2011年南国书香节“阅?#28518;?#20856;”颁奖图书、2012年全国城市出版社优秀图书奖。 

2016年,荣获全国鲁藜诗歌奖。2016年,荣获深圳市群文优秀诗歌奖。2017年,14篇作品入选《中国当代微散文精品》一书。作品被《读者》?#23545;?#25991;选刊》等刊物多次转载,并入选中国年度最佳诗歌、最?#35328;?#25991;等选本。

曾任《足球》报主编,《星岛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辑。

现任星岛环球网行政总裁兼总编辑。

2018-2019cba开打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