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星岛诗苑 > 正文

李少君:诗歌要有开新时代风气之先的气魄

核心提示: 我们这个时代恰恰是一个新意象、新形象不断被创造出来的时代。在新时代,诗歌也应该充当文学变革的先锋,开拓新的感受方式和美学追求,创造新的价值,站到时代的前列。

诗歌要有开新时代风气之先的气魄

文丨李少君

诗歌在中国文化中具有特殊的基础地位,又发挥着重要作用。在每一个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诗人总是成为感知时代的先锋,诗歌总是成为时代的号角和第一声春雷。比如说,改革开放还在酝酿期,诗人食指?#22270;?#23450;地喊出“相信未来”。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那么,在新时代,一直充当着时代先行者、价值引领者的诗人何为,诗歌何为?

伟大的诗歌皆产生于伟大的社会实践,古今中外皆然。盛唐诗歌就最具代表性,其中又以唐代边塞诗最为典型。《全唐诗》有五万首,边塞诗只有?#35282;?#20313;首,但被认为是唐诗中思想性深刻、想象力丰富、艺术性饱满的组成部分。所谓诗歌的“盛唐气象”,主要是由边塞诗表现出来的。盛唐的美学形象也主要是由边塞诗建构起来的。边塞诗充分展现了一种自由的、积极的、开放的精神,以及浪漫主义、英雄主义、理想主义的色彩。到西域去,到边疆去,开疆拓土,建功立业,“功名只向马?#20808;。?#30495;是英雄一丈夫”,可以说是当时读书人和有志之士的共同心声,也是一种伟大的社会实践。边塞诗因为反映普遍社会情绪和理想生活样貌,所以脍炙人口,让人震撼,比如充满英雄气概和豪放精神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葡萄美酒?#26500;?#26479;,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36861;祝?#33707;愁前路无知?#28023;?#22825;下谁人不识君。”“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比如充满开放、浪漫气息,描写异域风情的:“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黄河远上?#33258;?#38388;,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马踏尽游?#26410;Γ?#31505;入胡姬酒肆中。”

当代社会正在进?#24418;?#22823;的实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40年来,从开启新时期到跨入新?#20848;停?#20174;站上新起点到进入新时代,40年风雨同舟,40年披荆斩棘,40年砥?#36335;?#36827;,我们党引领人民绘就了?#29615;?#27874;澜壮阔、气势恢宏的历史画卷,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气?#25104;?#27827;的奋斗赞歌。习近平总书记还指出,中国?#29615;?#21490;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这里说的雄心既是一种文化自信,也是一种思想准备。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在每一个历史时期,无论是在思想解放运动的思潮激荡之中,还是在探索奋斗的艰难征程之中,乃至在日常生活的细微变化与审美变革之中,诗歌界都有所反映、有所描述、有所指向、有所创造。在新时代,诗歌也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新时代诗歌,要解决好个人性与人民性的问题,传承、开放与创新的问题,还有如何书写时代与现实的问题,以及如何创造出现代诗歌美学和生活意义的问题。

新时代诗歌应该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主体意识。新时期文学就是从确立主体意识开始的,但那是一种以个人为中心的主体意识,曾对人性的解放、人道的弘扬起过积极作用,但过于强调自我,导致后来解构主义思潮?#35946;模?#21542;定传?#22330;?#36140;低英雄、反对崇高,直?#20004;?#26500;一切宏大叙事,最终走向了历史虚无主义。新时代诗歌,应该确立以人民为中心的主体意识,本身就包含了个体意识和民族意识,是建立在个体和民族基础之上又超越具体的个人和民族的。我们要走向一种自我肯定、自我发现和自我创造的建构主义,不断走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这一历史性转折,正是时代最具诗意之处,提供了发挥自由创造的无限空间。兼具思想能力和感受能力的优秀诗人,最终会将人民的主体性、民族的主体性、国家的主体性和个人的主体性融为一体,加以不断肯定、不断强化和不断超越,提炼出新时代的核心价值,建构出强大的主体性精神力量,打动人心、感染世界、改变风气、影响社会。

新时代诗歌还应该创造新意象、新形象。诗歌是一种塑造形象的艺术,艺术以形象感人,只有典型形象才能深入人心、永久流传。我们这个时代恰恰是一个新意象、新形象不断被创造出来的时代。经验、感受与视野,都和?#37213;?#22823;不相同,并以一种加速度的形式产生着。山河之美与自然之魅,日常生活之美与人文网络、社会和?#24120;?#37117;将给诗人带来新的灵感和冲击力,激起诗性的书写愿望。而复兴征程、模范英雄、高速高铁、智能机器、青山绿水、绿色发展、民生保障、精准扶贫、安?#27704;?#19994;……都可以成为抒写对象,成为诗歌典型,都可以既有时代典范性,又具有艺术价值。此外,全球化、网络化、“一带一路”、海洋?#20848;汀?#20849;享经济、航天探索、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将加快人类前进的步伐,放大人们的想象力,激发新的理想信念、奋斗精神和创造力,进而催生出新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价值,带来新的美学观念和美学形式。这将是一个新的美学开疆拓土的时代,?#23481;?#26377;中国特色的?#23601;?#26681;底,又具有全球的开阔视野和胸?#22330;?#36825;是一个将创造出全新美学方式与生活意义的新时代。

诗歌一直肩负着倡扬新的美学原则和生活方式的重任。在新时代,诗歌也应该充当文学变革的先锋,开拓新的感受方式和美学追求,创造新的价值,站到时代的前列。我曾经写过一首诗《对春天应该有所表示》,其中?#21561;潰?ldquo;应该向大地发射一只只燕子的令箭/应该向天空吹奏起高亢嘹亮的笛音”。我相信很多诗人和我一样,每当春天到来,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激情澎湃,灵感爆发。那么,新时代的春天已经到来了,诗人们准备好了吗?

作者 | 李少君 诗刊社主编

相关阅读
2018-2019cba开打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