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書畫 > 正文

身處亂世的藝術家皇帝

核心提示: 精致與文雅的“新潮流”,是有宋一代的“轉向”,人們從追求武將“大丈夫”轉變為崇拜文人“士大夫”。而這個時代轉向的代表人物,宋徽宗當之無愧。盡管宋徽宗也有收復燕云十六州的雄心壯志,但相對于政治軍事上的開拓,他更在意邁出以規范來定義“美”的步伐。

趙佶草書《千字文》(局部)

趙佶《瑞鶴圖》

精致與文雅的“新潮流”,是有宋一代的“轉向”,人們從追求武將“大丈夫”轉變為崇拜文人“士大夫”。而這個時代轉向的代表人物,宋徽宗當之無愧。盡管宋徽宗也有收復燕云十六州的雄心壯志,但相對于政治軍事上的開拓,他更在意邁出以規范來定義“美”的步伐。

探討宋徽宗的日常生活,會被“兔毫連盞烹云液”的精美茶盞所吸引,會為“白乳浮盞面,如疏星淡月”的茶花而感嘆。宋徽宗的專著《大觀茶論》要求:茶盞尚青黑,有玉毫條達,用水需清輕甘潔。由此確立了品茶的最高表現形式,而突破了“飲”的界限。建立畫院,以畫取士,并親自督導,第一次形成“院體”風格,張擇端、李唐都是畫院出身,然而題材、畫法卻是開放的,并沒有局限,“筆墨天成、妙體眾形”。他愛奇石、好古器、喜詩詞、通音律……“文藝復興”式的全才。在翰墨丹青上達到的高度,更是當得起“天下一人”。

《瑞鶴圖》一般認為是宋徽宗存世絕少的“御筆”,是他31歲時的畫作。此圖繪的是北宋都城汴梁宣德門,城門上方彩云彌漫,十八只神態各異的丹頂鶴在宮闕上空盤旋,兩只鶴立在殿脊的鴟吻之上,回首相望。宮闕周圍的祥云皆用平涂渲染,烘托出仙鶴飛騰之勢和曼妙體態。繪畫寫實,用色濃麗。界畫工整,屋脊工細不茍,時有云氣漲漫,隱去部分樓層,避免了界畫建筑過多的平列線條造成畫面呆板,白鶴在黛青色的天空中翻飛,如片片云霞,顯得格外鮮明,極富盤旋的動感,且多而不亂。畫面后幅瘦金體的御制御書題記和詩,以及“天下一人”簽押及御印,與畫面相得益彰。整幅畫作氛圍祥和吉慶,令觀者感到雍容典雅之美。

草書《千字文》是宋徽宗40歲時的得意之作。明末清初學者孫承澤在《庚子銷夏錄》中指出:“徽宗千文,書法懷素。”當代書畫鑒定專家楊仁愷先生評價:“此卷草書怪怪奇奇,大大小小。有的如騰猿過樹,逸虬得水;有的或連或絕,如花亂飛;有的若枯松之臥高嶺,類巨石之偃鴻溝;有的如飛鳥出林,驚蛇入草。”此卷草書千字文,筆勢奔放流暢,頗為壯觀,堪為懷素、張旭之后又一神作。這卷翰墨飛舞的墨跡,書于一張整幅描金云龍箋紙上,通長三丈有余,這是中國古代最早、最長的無接縫宣紙,既是頂級書法巨作,紙張本身也是中國古代科技史的重要文物,精工筆墨,已臻化境。此卷用紙光滑,線條容易浮滑,但在用筆上能極盡奔放馳騁之致,功力相當了得。

長久以來,歷史學家對徽宗朝的歷史敘述大體圍繞著傳統“昏君奸臣”的“亡國敘事”,所謂“宋徽宗諸事皆能,獨不能為君耳”。對身處后世的人們來說,在已知北宋滅亡的前提下去看待宋徽宗,何嘗不是戴上“后見之明”的有色眼鏡呢?

徽宗在即位早期竭力結束朝廷黨爭,隨后將精力轉到自己擅長的領域。他大大拓展了朝廷的慈善事業,建立官學、醫院、孤兒院、乞丐墓地。作為藝術家,他身邊圍繞著杰出的詩人、畫家、音樂家,他還修筑了壯麗的宮殿、寺觀和庭園,后世幾乎難以超越。他對道士青眼有加,為道經作注,還讓臣民也接受并踐行這種信仰,不過他對道教的虔誠最終偏離了儒學主流,削弱了他的治國能力。

徽宗不是完人,但也沒有前人形容得那么不求上進,如果不是時運不濟碰上亂世,他也許可以寫寫畫畫做個太太平平的好皇帝。用個流行詞,歷史實在是“吊詭”的,我們還是去用自己的眼睛去靜靜地欣賞這位“天縱將圣,藝極于神”的藝術家皇帝留下的作品,抱著理解同情之心,去直接感受九百年前的那份閑暇、優雅和雍容。

作者:劉昂

來源:北京青年報

相關閱讀
關鍵詞: 亂世 藝術家 皇帝
2018-2019cba开打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