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收藏 > 正文

小器見乾坤 絞胎化山水

核心提示: 山水主題系列作品的創作利用青釉的燒成特征傳達青瓷的另一種審美情趣,是一種由有我到無我、由寫景到造境的創作方法的轉變,而創作的精神空間是自由寫意的。

MAIN201809290925000453646566269

盧偉孫 青瓷作品

近日,“盧偉孫·大師小器青瓷展”在杭州書畫社(杭州市斗富二橋33號)揭開面紗。出生于1962年的盧偉孫,是中國陶瓷藝術大師,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浙江省非物質文化代表傳承人。此次展覽展出的都是貼近生活的小器皿,他表示:“用創作大件作品的態度去對待每一件小器”。

做青瓷,是自然的選擇

出生于龍泉的盧偉孫,1983年畢業于浙江省龍泉陶瓷技術學校,工作于龍泉青瓷研究所,1992年研修于中國美術學院陶藝系,1997年創建子蘆瓷坊。已過知天命年紀的他,可以說跟陶瓷打了一輩子的交道。

投身于青瓷,在他看來,這其實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談不上什么契機。一方面他生活在龍泉,自小便對青瓷抱有特殊感情,無論是生活還是學習都會用到青瓷;另一方面那時龍泉主要生產青瓷,對于青瓷技工需求量較大,當時在龍泉大部分的青年人都會選擇制作青瓷謀生,因此他也成了其中的一員。

盧偉孫受業于知名青瓷藝人徐朝興,又經過專業美術學院的學習,期間正值學院當代藝術發展變革的重要階段,盧偉孫置身其中,耳濡目染,他的思想和創作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在這樣的背景下,經過30余年的磨練,他逐漸形成自己的語言特色,其作品既具有傳統的器韻,又兼具學院當代藝術的實驗特色。

沉迷獨特的山水主題

在瓷器上表現山水作品,并不是什么獨特的事。而盧偉孫的山水主題作品追求的不是熟悉如玉的傳統表現形式,工整、常規的制瓷方式。

在盧偉孫看來,一方面中國水墨劃分五色,青釉在高溫燒成中也有深、淺、厚、薄、潤、透等變化,青釉是自然之美,是“天空、碧水、青山”之色的濃縮,這一美麗高貴的色澤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另一方面,他在青年時有一段時間沉迷于學習山水畫,比如臨摹石濤的《唐人詩意圖》,黃賓虹的《山水圖》等,這份山水情懷一直融入到青瓷創作中。長年累月的青瓷燒制,也使他漸漸萌生了用泥、用釉去表現山水元素的個人想法。

他首將唐宋時期的絞胎工藝與哥窯、弟窯青瓷的釉色結合在一起,發揚了被譽為“中國式”田園抒情風格的哥弟絞胎瓷,拓寬了龍泉青瓷的創作道路。他表示,會有這樣一個創新,是因為師傅徐朝興做過一件合二為一的作品,采用模具技術,先在模具上澆上“哥窯”“弟窯”泥漿,然后灌漿。作品呈現圖案裝飾風格,很有特色,非常新穎。有了這個啟發,他便不斷進行試驗。用的是哥弟泥拉坯,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作品呈現出漸于平行而流動的云水紋,也就是后來人們稱道的絞胎。

但哥弟窯瓷土收縮比不同,摻絞一起難以燒結成器,所以如何去把握這兩者的配比?這其實是一個長期探索與經驗積累,有時候可能這一窯幾十件下去,也未能見一件成品。

藝術家山水的創作并不是去描繪真山真水,而是對自然的一種感悟。近年來盧偉孫的創作從造型上有所變化,方的形式比較多,裝飾手法上也比較隨性,主要利用青釉在高溫流動中產生的半透明的語言去描繪山水自然的美。創作也跳出傳統制瓷的框架。方型器物系列塊面性強,線條挺拔有力,給人感覺有山石的堅硬、凝重,水的清澈、靈動的意韻,有自然之生機,得陽剛之美。

山水主題系列作品的創作利用青釉的燒成特征傳達青瓷的另一種審美情趣,是一種由有我到無我、由寫景到造境的創作方法的轉變,而創作的精神空間是自由寫意的。

匠心做小器

在一件“山水”系列延伸作品——手工茶杯中,盧偉孫將枯木、老藤、清泉等繪于大件器皿的元素,用裝飾的形態展現于茶杯之中,強化自然的手作痕跡,釉水厚薄相間,清新古雅,獨一無二,深得自然之意。

“我生長在龍泉,無論是在生活,還是學習或是創作中都是用著繞著青瓷的;其次這也是一種自我的提升。一直以來我對于我自己的要求是不能一味地臨摹傳統器皿,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夠將藝術創作技法的變化、提升、精進融為一體,將心、手、眼之間的結合視為造物的精髓,借由青瓷藝術為媒介將這一份美感帶入生活,讓更多人能夠接觸到、使用上。”

“用創作大件作品的態度去對待每一件小器”。對于青瓷作品而言,無論是大件亦或是小器皿需要經歷的工序都是一樣的,更甚者小件因為體積較小,需要更多的時間去雕琢。

注:絞胎工藝為用兩種不同顏色的瓷土融合、擰抻、拉坯,最后作品上呈現出兩種瓷泥絞在一起所形成的花紋;哥窯:有開片,它的“鐵線金絲”為“紋片之母”,曲直交錯,雅而不俗,且裂紋位置只控制在內層釉;弟窯:無開片,釉層豐厚、釉色青碧,滋潤飽滿,淡雅柔和,可與翠玉媲美。

MAIN201809290925000456321941474

 盧偉孫 清韻夕飛 絞胎作品

作者:施雨燕

來源:人民網

相關閱讀
關鍵詞: 乾坤 山水
2018-2019cba开打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