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國學 > 正文

杜甫登岳陽樓,看到怎樣的氣象

核心提示: 在古代,寫詩為的是“言志”。如果只是純粹的寫景,是很難稱得上真正的好詩。一般認為,《登岳陽樓》前四句寫景、后四句言志。初登的喜悅與結句的悲嘆恰成鮮明的對照,形成強烈的反差,具有較大的震撼力和感染力。

■在古代,寫詩為的是“言志”。如果只是純粹的寫景,是很難稱得上真正的好詩。一般認為,《登岳陽樓》前四句寫景、后四句言志。初登的喜悅與結句的悲嘆恰成鮮明的對照,形成強烈的反差,具有較大的震撼力和感染力。

■詩人站在岳陽樓上,看著國事日非、國運日衰,而自己徒具滿腹治國的經綸卻無處發揮作用,于是悲愴萬分、涕泗橫流。正如明代文藝批評家胡應麟所言:“初唐五言律,‘獨有宦游人’第一。盛唐,‘昔聞洞庭水’第一。”

唐永泰元年,杜甫因遭年輕同僚的嫉妒而辭去檢校工部員外郎。這是杜甫最后的官職。當年五月,杜甫攜家離開成都草堂,乘船沿江南下,開始了晚年孤舟漂泊的生活。在由江陵、公安(今屬湖北荊州)漂泊到岳州(今湖南岳陽)后,杜甫登上岳陽樓眺覽洞庭湖,實現了人生的一大夙愿,并寫下千古名篇《登岳陽樓》: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岳陽樓的前身是漢末東吳大將魯肅修筑的閱軍樓,兩晉、南北朝時稱為巴陵城樓。唐開元年間,張說自中書令為岳州刺史,常與才子登此樓,賦詩百余篇,列于樓壁。張說的名氣很大,科考策論天下第一,前后三次拜相,執掌文壇三十年,是唐代開元前期的一代文宗。由此,巴陵城樓也隨之聲名大振,達官顯貴、騷人墨客競相登臨。唐乾元二年秋,李白流放夜郎遇赦歸來登樓賦詩,寫下名作《與夏十二登岳陽樓》。此后,巴陵城樓便被稱為岳陽樓。

首聯互文見義 頷聯巧思弘大

  極盡夸張洞庭湖的洶涌遼闊

杜甫早年就聽說過登岳陽樓眺望洞庭湖的盛景壯觀,今天這個愿望終于實現了,故詩的開頭寫道: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初次登臨的喜悅心情溢于言表,正如明末清初學者仇兆鰲所評:“昔聞”“今上”,喜初登也。

對于《登岳陽樓》的首聯,幾乎所有的譯本都是把每一句單獨翻譯。例如,“早年就聽說八百里洞庭湖這片大水,而如今我終于登上了這岳陽城樓”。又如,“我昔日只聽說千古名澤岳陽湖,今日酬了夙愿登上湖邊的岳陽樓”。再如,“以前我早就聽說過這浩瀚的洞庭湖,今天終于登上了岳陽樓”。

其實,這兩句運用的是互文見義的修辭手法,上下兩句中所用的詞語是互相補充的,結合起來表示一個完整的意思,而不能把它們拆開來單獨解釋。也就是說,“昔聞洞庭水”并非昔日只聞洞庭水而未聞岳陽樓;同樣,“今上岳陽樓”也非只上岳陽樓而不眺望洞庭水。單獨的洞庭水和單獨的岳陽樓可能并不壯觀,只有登上岳陽樓眺望洞庭湖才是最為壯觀的。

頷聯第一句描繪的是詩人登上岳陽樓極目遠眺的感嘆:啊,真是太壯觀啦!吳地和楚地簡直就被洞庭湖坼裂開了!不過,從地理位置來看,洞庭湖的東邊是東吳,西邊、南邊和北邊都是楚地。說“東南”,只是舉其大概。

杜甫一直站在岳陽樓上眺望,感覺自己的心胸像浩瀚洞庭一樣開闊、心潮像洞庭的波濤一樣起伏。不知眺望了多久,只見紅日在湖面上浮動,漸漸沉入湖水中,又看到月亮星辰在湖面上漂浮,感覺整個天地都似漂浮在浩渺無垠的洞庭湖上。于是,詩人脫口吟誦:“乾坤日夜浮。”

這首詩的頷聯氣象弘大,極盡夸張、巧思之妙,把洞庭湖的澎湃洶涌和浩瀚遼闊寫得淋漓盡致,令后世贊不絕口。例如,“而言東岳與洞庭之大,無過于此。后來文士極力道之,終有限量,益知其不可及”。又如,“氣壓百代,為五言雄渾之絕”。

但是,明代評論家陸時雍直言“余直不解其趣”。他認為,“吳楚東南坼”,此句原不得景,但虛形之耳。安見得洞庭在彼,東南吳楚遂坼為兩也?且將何以詠江也?至于“乾坤日夜浮”,更是虛之極,以之詠海庶可耳。陸時雍的意思是,洞庭湖不過是吳楚的一小部分而已,如何能將吳楚坼裂?洞庭湖與天地相比實在太渺小了,乾坤怎么能漂浮在湖上呢?用這句詩來吟詠大海,可能才差不多。

其實,陸時雍的看法有些偏頗。如果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海雖然比洞庭湖大得多,但與乾坤相比,仍不過是滄海一粟,乾坤同樣不可能漂浮在海上。然而,從登樓遠眺者的角度來說,由于湖水波濤洶涌、震蕩強烈,眺望者難免會以為大地隨之搖撼;由于湖水遠遠望去遼闊無邊、天水一片,隨著波濤的動蕩,大地與日月星辰都好似日夜不停地在湖面上漂浮晃動。詩人只是在描寫自己的感覺,而不是寫科技說明文。這就如同人在轉暈的時候,會感覺天旋地轉一樣。

敦煌曲子詞中有一首《浣溪沙》:滿眼風波多閃爍,看山恰似走來迎。仔細看山山不動,是船行。在快速劃行的船上,前面的青山好像跑過來迎接自己似的。仔細一看才知,是自己的船在前行,山并沒有動。這里用了“恰似”,而且作了解說,所以沒有什么疑惑。如果不用“恰似”,也不作解說,而只是說“青山走來迎”,那就要靠讀者憑自身的經驗來理解了。

宋代大詩人蘇東坡也寫過類似的感覺——“平淮忽迷天遠近,青山久與船低昂”“水枕能令山俯仰,風船解與月徘徊”。有人可能要問,山怎么會“低昂”(起伏)或“俯仰”(時俯時仰)?原來躺在船上,船隨波浪起伏,這時看山就會覺得山在“低昂”“俯仰”。那月亮又怎么會在船的左右徘徊?原來是風把船吹得左旋右轉,人在船上就會覺得是月亮徘徊在左右。這樣看來,對于古詩的理解鑒賞,不僅要具備一定的文化素養,而且要有一定的生活經驗。

上一頁 1 2下一頁
相關閱讀
關鍵詞: 岳陽樓 杜甫 氣象
2018-2019cba开打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