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读书 > 正文

危机与资本主义

核心提示: 诸如工业资本主义、金融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以及其他类型的资本主义,包括最近以银行为导向的制度和以市场为导向的制度的对立的宽泛分类,自有它们的用法,尽管它们只捕捉到了部分现实。

美国大萧条时期的银行挤?#39029;?/p>

危机与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的观念和经济危机的观念总是密切相连,不仅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中如此(?#32654;?#35770;关于资本主义的核心命题就是周期性的危机),而?#20197;?#38750;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以及大众读物中?#38469;?#22914;此。当问及关于资本主义的问题时,以及当偶尔质疑整个资本主义时,经济危机的经历,包括更加具体的金融危机的经历,并不是令人吃惊的历史时期。这种情况在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譬如,《金融时报》对这场危机做了极有深度的报道,它在2009年初刊发了一系列关于“资本主义的未来”的文章——随后这场辩论才转移到了其他问题上。但很快就再次提起这个问题了,这次是由反对资本主义的积极分子提出来的,他们发起了“占领”抗议运动,从2011年9月在纽约的“占领华尔街”开始,并蔓延到了全世界数百个城市,尤其是伦敦市。

从表面来看,资本主义的概念在21世纪初似乎并没有失去其分析性——或动员性——力量。或者很可能是自从大萧条造成的最?#29616;?#30340;经济低迷以来,这次历史上最?#29616;?#30340;金融危机使资本主义这个概念在被人遗忘多年后再次强势卷土重来。

应该书写何种经济危机史?资本主义的概念将会有益于这种经济危机史的写作吗?这两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是有联系的,因为我相信,对重新考察现代和当代史上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27492;担?#36164;本主义的概念所提供的分析框架提供了极?#26143;?#26223;的视角。“时髦因素”当然不能完全无视:在过去几年里,资本主义史已经成为学术前沿,在美国尤其如此。它的“品牌”是很强劲的,虽然它所研究的内容并不?#38469;切?#30340;;所以这是回应它所提出的主要问题的良好时机。这些问题已被于尔根·科卡在本书的开头第一章里清晰地阐述了,马塞尔·范德林登在本书的最后一章也再次提及了这些问题。他们的讨论以下述几点内容为?#34892;模此?#20154;财产权;资本,包括储蓄和投资、市场与价格、利润、风险与不?#33539;?#24615;、创新与企业家精神等;他们还加入了一个动态要素,并明确区分了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而且他们还考虑到了资本主义的政治维度、社会维度和文化维度。

这些当然?#38469;?#38750;常宽泛的问题,源于对资本主义所做的包罗万象的定义。资本主义制度的主要特征是无可争议的,并已经开始用它们来描述现代经济和社会的主要特征。从这个视角来看,在讨论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史时,资本主义的概念的使用可能很有限,尤其是在讨论企业史、经济史和金融史的大多数问题时。但与此同时,资本主义概念的这种宽泛性应该可以极大地帮助经济危机史的研究走出严格的经济学分析的路径,这些分析已经使经济危机史研究更加贫乏了。关于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的最新著作主要是由经济学家写的,这是由于两个原因:作为学术研究领域的经济史的现状和这个研究主题的性质。

在过去的大约25年里,政?#38382;?#23398;家和文化史学家?#29615;?#19982;经济史学家?#29615;?#20043;间的?#21046;?#36234;来越大,前者对经济史研究失去了兴趣,后者愈加严格痴迷于经济理论和大量使用计量方法。这种情况可能是很危险的。对过去的恰当理解需要我们重建这个学科内部的正确平衡,换言之,就是要重申在经济史研究中使用归纳法而不是演绎法的重要性,这种归纳法以叙事为基础,并在其分析中融入政治、文化和社会维度的内容。无须说,这种类型的方法对经济危机史研究?#27492;?#26159;急?#34892;?#35201;的,而资本主义的概念,正如前文所讨论的那样,必定会为这种研究带来机会。

诚然,经济危机史研究是一个相当?#38469;?#24615;的课题,需要对经济运行机制有所了解。但或许更重要的是,经济危机的周期性循环使它们更容易通过以实证研究来验证理论假设的方式进行研究——正如可以在与商业周期的现实或金融危机的先决条件相关的辩论中所看到的那样。其结果是,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已经倾向于被认为不是独特的历史事实,而是体现了共同特征的一系列事件——譬如其起因、发展模式和经济影响。这些类型的分析曾被计量方法所主导,虽然有其价值,但它们也有自己的局限性。关于金融危机的最新研究已经提供了广泛的关联和分类,得以更好地理解这些危机的起因、深度和时间的长度、与经济衰退的相互作用,以及政策反应的效果等内容。但是,这些内容不可避免地是综合在一起而不是割裂开来的,着重强调的是它们的共性而不是各自的特殊性,而且有时候还有时代错置的危险,因为它们比较了完全不同时期和不同语境之下的金融危机。为此,我们必须承认,每一次危机都与其他危机不同——再次以危机的起因以及强度和持久性为例,但在这些危机所发生的社会政治氛围内部和时人对事件的分析方面也是如此。而在这些方面正是历史学家可以做出决定性的贡?#23383;?#22788;。在过去的150年里,发达国家发生了12次经济危机——有6次危机是在1914年前发生的,2次危机发生在两?#38382;?#30028;大战之间,还有4次发生在1945年之后。从某种程度上?#27492;担?#36825;是一个很高的数字——这个问题可以在好几个层面上来讨论,包括商业周期层面。但它当然也?#24066;?#25105;们分别单独地研究这些危机,甚至是在一般的和系统的分析层面上。

不管怎?#27492;担?#36825;两种研究路径并不是相互对立的。若要进一步开展研究,对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史的研究应该把深入的定性研究与大规模的和长期的定量分析结合起来。换句话说,它们需要把历史学?#19994;?#24037;作(尤其是他们的归纳方法,对每次危机的特殊性的关注,以及对这种现象的政治因素、社会因素和文化因素的兴趣)和经济学?#19994;?#37325;要贡献(尤其是他们的理论和专业?#38469;?#30693;识,一般性的推论,定量分析,以及重要的宏观变量与微观变量之间的相互关系)结合起来。资本主义的概念可以对经济危机史研究的复兴做出贡献,尤其是因为它既指一般性的资本主义(作为制度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的长期发展,资本主义从周期性的危机中存活并自我革新的能力)也指特殊性的资本主义(将资本主义的功能原理运用到具体的环境之中)。对资本主义概念使用的价值可以通过两个相互联系的问题的考察得以展现:金融危机及其对资本主义的威胁,以及金融危机与资本主义的性质。

经济危机究竟对资本主义构成了什么威胁?当说到“资本主义崩溃的危险”时——这句话经常在讨论?#29616;?#30340;金融震荡和经济衰退时被人援引——它指的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仅仅指加深了危机,可能是到了生产和?#25442;?#30340;基本机制被?#29616;?#30772;坏的程度?——譬如,就像在经历了难以维持的战争之后的经济崩溃那样?还是说它意味着以私人财产权为基础的制度被生产资料的集体所有制所取代?事实上,在过去150年里的任何一次经济危机期间,资本主义从来?#27982;?#26377;真正地受到过?#29616;?#23041;胁。不过,在解决资本主义的威胁问题时——无论是真正的威?#19981;?#26159;想象的威胁——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而这不仅可以从经济层面上解决,还可以从政治层面、社会层面和文化层面上解决——在某种程度上,这些层面之间显然是互相交织在一起的。但是,对资本主义的威胁,无论是真实的威?#19981;?#26159;想象中的威胁,都为革新这个制度带来了机会,以便阻止危机的循环往?#30784;?#35692;如,系统性的金融危机之后经常会采取措施来稳定和管制金融体制——换言之,即资本主义的神经中枢和资本主义不稳定性的主要原因之一。尽管这些措施具有某种?#38469;?#24615;特征,但是,这些对资本主义制度多少有点?#29616;?#22833;败时刻的回应措施,既是政治性的回应也是经济性的回应。

1866年危机见证了最后的借款者“?#23383;?#28009;原则”的出现,这一原则将在中央银行业务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英格?#23478;?#34892;的主管兰斯洛特·霍兰德承认了如下事实,即在那一年晚些时候的一次银行股东的会议——“我们不会从我们认为施加于我们身上的支持银行界的义务上退缩”——推动了沃尔特·?#23383;?#28009;在《经济学人》杂志以及后来在他著名的《伦巴第街?#20998;?#24471;出结论:英格?#23478;?#34892;已经接受了自己成为最后的借款者的角色。1882年危机导致在法国采取了“亨利·热尔曼原则”,这个名字取自里昂信贷银行的创始人,他在1905年之前一直担任这家银行的主席。热尔曼给商业银行保?#33267;?#21160;资金的做法定下了不成文的规则,尤其是通过避免工业融资也保?#33267;?#21160;资金,这个活动后来留给了另一种类型的银行,即投资银行。1907年危机为1913年在美国建立联邦储备体系铺平了道路。紧随19世纪早期以来的10次银行业危机而至的1907年?#21482;牛?#26222;遍被谴责为是制度失灵,即缺少一个中央银行,同时也是由于美国银行体系的原子化所致。但是,尽管联邦储备体系的创立解决了最后的借款者的问题,但它并未真正改变美国银行的结构,尤其是禁止银行分行制的做法——这是一个高度敏感的政治问题。

或许?#34892;?#20196;人奇怪的是,大萧条所导致的金融危机对金融体系并没有带来彻底全面的改革——至少在?#20998;?#26159;如此。第二?#38382;?#30028;大战之前,?#20998;?#30340;银行体系受到的管制很有限,而且大萧条并没有带来根本性的变化。除了英国之外,大部分国家都出台了银行立法,但是这些立法的效果仍然是有限的。尤其是德国,并没有废除综合银行业务,尽管德国在大萧条期间经受了最?#29616;?#30340;银行业危机,但是纳粹政府大大加强了它对金融机构的控制。奥地利和瑞士也没有禁止综合银行业务,不过比利时和意大利禁止了。在1941年法国维希政权颁布法令之前,法国的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之间的分离是一个悠久的传?#22330;?#23601;?#20998;?#22269;家而言,国家对银行事务的干预既是大萧条的结果,也是1930年代的经济和政治环境的影响,甚至更加?#29616;?#30340;是受到第二?#38382;?#30028;大战的影响。相比之下,在美国,1933年出台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这项法案规定商业银行的活动要与投资银行的活动完全分离,它的确改变了美国银行业的发展。不过这个做法既是由于政治原因,也是由于经济原因所导致的,而且令人怀疑的是它是否解决了爆发于1930年至1933年间的银行危机的主要原因。这些年间所?#36129;?#30340;大部分小型银行都只是商业银行,它们?#36129;?#30340;原因是由于大萧条、它们自身的脆弱性以及联邦储备体系挽救的失败。相反,纽约和其他城市的大型银行从这场危机中存活了下来,这些银行经营的还有证券子公?#23613;?#32780;且尽管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之间很可能存在利益冲突,但是没有证据表明参与这?#34903;只?#21160;的银行在它们所认购和销售的那种证券比专业投资银行销售的证券承担了更大的风险。而在另一端,联邦存款保险的引入——换言之,就是政府?#20449;?#35201;让银行对存款人?#27492;?#26356;加安全一些——可以证明这项措施在限制风险承担。

考察经济危机对资本主义所造成的威胁,以及资本主义如何战胜了这些威胁的做法,打开了进一步研究的几种方法,其中?#34892;?#26041;法在本书中已经讨论了。除了其他研究之外,这些研究还包括:危机时代的企业家和商业企业——这是一个研究相当不足的课题,尽管企业史学家和演化经济学家从来?#27982;?#26377;遗忘熊彼特;管制与解除管制——这个研究课题当前已经引人注目,尤其是在金融史领域;消费,包括生活标准与增长政策;当然还有工作关系与劳动关系的研究。不过,这种研究需要对资本主义概念有不同的使用。市场也许是所有关于资本主义定义的核心内容。然而,市场并不总是以同样的方式起作用或者失灵,因此,不同时空的经济危机也是有差异的。事实上有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根据政治经济学文献,这些已经被人以“资本主义的多样性”所熟知。历史学家可以警惕从这种理论路径中抽象出来的过度简化的一些做法,但是他们也一直关注着资本主义所呈现的不同的发展阶段和面孔这一事实——这些面孔取决于经济发展的层?#21361;?#19981;同经济成分、社会结构、政治组织等等之间的平衡。诸如工业资本主义、金融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以及其他类型的资本主义,包括最近以银行为导向的制度和以市场为导向的制度的对立的宽泛分类,自有它们的用法,尽管它们只捕捉到了部分现实。

因此,资本主义的概念应该为经济危机史和金融危机史研究提供一个新视角,其中诸如货币制度、国际资本流动或借贷水平等经济变量,可以与诸如行为者的作用、变迁的机会或相互冲突的利益之间的权力平衡等社会政治变量互相补充。这个概念还应该给对由于明显的原因很快就会成为学术研究前沿的高度热门课题?#34892;?#36259;的历史学家提供新的工具。更具有普遍性的是,资本主义的概念应该给历史学家提供一种方式,从而使历史学家对经济史的研究再次结合起来。

本文节选自《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的反思》第二章经济危机与金融危机 (尤瑟夫·卡西斯 著 于留振 译)

作者简介:尤瑟夫·卡西斯(YoussefCassis)是佛罗伦萨?#20998;?#22823;学学院的经济

史教授。其近期出版的作品包括:Capitals of Capital: A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res, 1780-2005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expanded paperback edition, 2010); Crisis and Opportunities:

The Shaping of Modern Financ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11)

《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的反思》

[德]于尔根·科卡、[荷]马塞尔·范德林登主编

于留振译

商务印书馆 2018年版

2018商务印书馆人文社科“十大好书”

全球化时代世界顶尖学者对资本主义的全新阐释

2018商务印书馆人文社科“十大好书”

欧美学界为何长期排斥使用“资本主义”这个概念?

近年来这个概念又为何回归到了学者的视野?

欧美学界如何重新使用“资本主义”这个概念进行历史研究?

“资本主义”概念的回归,能为史学研究带来哪些变化?

这些研究与传统的资本主义史研究有何异同?

来源:商务印书馆

2018-2019cba开打赛程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分析软 2012金威世家心水论坛 江西时时彩代售点 极速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德州扑克有12345吗 山东时时彩销售 彩票开奖河北二十选五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胆拖 北京快3温都水城路线图 黑龙江11选5前3跨度表 时时彩可以合买的平台 2013广州电子游戏展会 l辽宁十一选五群 笨重的生肖动物 双色球合买高手